如果今天不努力,明天也不努力,那么人生只是在重复而已(深呼吸,保持身体与心灵的安静)

《未来简史》尤瓦尔·赫拉利

阅读时间 Sam 25℃

人类在战胜了饥荒、瘟疫和战争后,未来还要追求什么呢?

人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追求呢?

人类未来还要面临什么挑战呢?

书中金句

我们希望相信自己的生命有客观意义,希望自己的种种牺牲不只是为了脑子里的各种空想。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生活的意义,都只存在于彼此讲述的故事之中。

历史绝不是单一的叙事,而是同时有着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叙事。我们选择讲述其中一种叙事,就等于选择让其他叙事失声。

“现代性”就是一项交易,人类同意放弃意义、换取力量。

每当灾难发生,就算这场悲剧实际上是由富人引起的,但穷人承受的苦难总是远远大于富人。

科技宗教同样提供过往宗教的一切旧奖励:快乐、和平、繁荣、甚至是永恒的生命,但方法却是在生前获得地球科技的协助,而不是死后接受天堂的帮助。

活在幻想里是一个远远较为轻松的选项,唯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痛苦有意义。

人类不再平等,不死就在眼前!

精华笔记

历史上困扰着人类的三大问题是:饥荒、瘟疫和战争。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再为这三个问题烦恼了。那么,到了下一个千年,人类还要追求什么呢?

第一个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死。寿命的延长带给社会和这个世界的影响,可能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比如,家庭结构、婚姻关系和亲子关系将会大大改变。

人类要追求的第二个目标,便是找到幸福、快乐的秘诀。科学研究显示,幸福感是由人的生化系统所控制的,唯一能确保长久心满意足的方法,就是使用外力来掌控这个系统。例如,使用药物、用电流刺激大脑等。

在实现了永生和永久幸福之后,人类事实上就接近了自己的第三个追求:化身为神,成为具有神性的升级版的人。

赫拉利认为:预知未来,必须先了解历史。

那么,未来人类为什么会追求长生不死、幸福感和神性呢?

农业革命以后,人类驯养了越来越多的动物和植物。这时,人类就不再认为他们和动物是平等的了,“泛灵论”也就不能再满足人们的需求了。这时,“一神论”也就顺理成章的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一神论”只有两个主要角色:人和神,而动物和自然界的其他生物都是没有灵魂的,不重要的。

科技革命以后,随着科技飞速发展,渐渐地,连神的角色都被淡化,甚至被抹去了,只剩下人类在空荡荡的舞台上自说自话,不用再与其他角色谈判妥协。人类拥有至高的权力,成为了宇宙的中心。

今天人工智能的兴起迫使我们反思:人类究竟有没有理由凌驾于所有生物之上呢?人到底比动物高级在哪呢?

“一神论”的传统解释是人类拥有灵魂,而其他生物没有,这成为人类的特质。然而,进化论无法接受灵魂的说法。

另一种证明人比动物优越的说法是,因为只有人有心灵。但是随着我们对大脑的研究越来越深入,就越觉得主观意识是多余的。

既然人类在个体生理上并没有特别突出之处,那么人类究竟是如何战胜其他物种的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类能够高度合作。历史证据告诉我们大规模合作的极端重要性。无论是动物之间,还是人与人之间,胜利几乎永远属于合作更顺畅的一方。

那么,人类为什么能实现这么灵活的、大规模的合作呢?这个问题,我们在《人类简史》这本书上也提到过。这得益于人类的语言能力,以及在语言能力之上的虚构故事。比如说上帝、国家、金钱、公司、价值观等。

因此,推动社会变革的,不是我们对真实现实的认识,而是我们头脑中的虚构故事,也就是宗教的力量。

人文主义,就是现代世界的宗教。在政治上,不同于封建社会的世袭君主制;人文主义社会中,选民可以顺心而为地选择候选人。在经济上,人文主义的口号是“顾客就是上帝”。在伦理上,是非对错也强调个人的感受。

现在的世界是人文主义的天下。而且人文主义看上去很有道理。毕竟,在世界范围内,奉行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综合实力的确很强大。

那么,现代科学的发展,会不会对宗教,或者说是对人文主义产生影响呢?

赫拉利认为,自由主义在未来,甚至是在今天,已经开始遭遇危机。科学研究挑战了我们传统对“自由意志”和“自我”这些基本概念的认识。

赫拉利预测在未来人的价值可能有以下三方面的改变。

首先,人类将失去在经济上和军事上的作用。因此,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将不再认可人类有太多价值。

其次,人类整体仍然有价值,但是未来社会却不需要个体的人,因为大多数的人都将被算法所替代。

最后,未来会有一个极少数的特权精英阶层,由升级后的人类组成。

那么,什么样的意识形态能够继续带领人类前进呢?答案是:新的科技宗教。这些新的科技宗教可以分为两大类型:科技人文主义和数据主义。

最终,赫拉利给我们提了三个问题,激发我们去思考:生命真的就只是算法吗?智能和意识究竟哪一个才更有价值?当无意识但超智能的算法比我们还了解自己时,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我们作为人类都不希望自己最终就只是一种算法,而失去自身独特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在当今科技迅猛发展之时,我们是不是能始终把握对科技的主导权,是不是能改变赫拉利的预测,确实是今天的人们值得深思的问题。

转载请注明:涛哥笔记 » 《未来简史》尤瓦尔·赫拉利

 打赏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