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不努力,明天也不努力,那么人生只是在重复而已(深呼吸,保持身体与心灵的安静)

陕师大哲学系教授简释北宋张载”四为句”

阅读时间 Sam 715℃

北宋著名理学家、关学领袖张载(字子厚,人称横渠先生,1020-1077年),为后世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精神遗产,其中包括他的四句名言,这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四句名言历代流行不衰。近年,温家宝总理在国外演讲或接受记者采访,曾多次引用;2005年,时任台湾国民党主席的连战先生访问大陆,也曾用以寄语北大学子。足见张载四句名言的精神感召力之强盛。
根据张载四句名言每一句开头都有一个“为”字的特点,可以简称“四为句”。对于“四为句”,解释的难点在第一句。笔者根据多年的研究心得,对“四为句”简释如下。
第一句“为天地立心”。目前比较流行的解释是,认为天地没有心,但人有心,人的心也就是“天地之心”;“为天地立心”就是发展人的思维能力,以理解自然界的事物和规律。这是一种误解。首先,在古代“天地”一词并不专指自然界。儒家经典《易传》中有一个关于天、地、人的“三才”宇宙模式,表明古人倾向于把天、地、人看作一个整体。因此,“天地”也就是“天地之间”的意思,既包括自然界,也包括个人和人间社会。张载把社会涵义的“天地”也称作“天下”。其次,张载并没有否认“天地之心”的存在。“天地之心”是《周易·复卦》的术语,张载作为著名的易学家认为,“天地之心惟是生物。”(《横渠易说·上经》)显然,在天地能够生成万物这一意义上,张载是肯定天地是有心的。生物之心是天地所固有的,无需人来“立”,否则将不恰当地夸大人的能力。其实,“为天地立心”是指为社会建立一套以“仁”、“孝”等道德伦理为核心的精神价值系统。张载在其著作《经学理窟》中,对“立心”的涵义、方法等内容有集中的论述,如果视而不见,对“立心”的理解则易流于臆断。在张载看来,“立心”也就是“立天理”之心,因为天理“能使天下悦且通”,从而使“天下”(社会)必然会普遍接受仁孝之理等道德价值。(《正蒙·诚明》)依据这些资料来看,“为天地立心”的涵义很清楚,其重点不在认识论,而在价值论。
第二句“为生民立命”。“生民”指民众,“命”指民众的命运。这涉及儒家一直关注的“安身立命”问题。史称,张载“喜论命”。“为生民立命”之“命”,主要指人的命运。历史上长期流行的是命定论,认为人只能听凭命运的摆布。然而张载却认为,只要通过自己的道德努力,人就能够在精神价值方面掌握自己的命运从而赋予生命以意义。因此,“为生民立命”是说为民众选择正确的命运方向,确立生命的意义。
第三句“为往圣继绝学”。“往圣”,指历史上的圣人。儒家所谓圣人,其实就是指人格典范和精神领袖。“绝学”,指中断了的学术传统。理学家普遍认为,儒家学统自孟子之后就中绝了,所以要努力恢复。张载继承“绝学”,却并非照搬前人,而是力求创新,在他的学说中有不少内容是六经所未载、前圣所未言的。
第四句“为万世开太平”。“太平”、“大同”等观念,是周公、孔子以来的社会政治理想。到北宋,以范仲淹、李觏等人为代表的政治家、思想家都提出过“致太平”的主张。张载不局限于当下的“太平”秩序,而是以更深远的视野展望“万世”的“太平”基业问题,这是他的不同凡响之处。
对“四为句”的理解,不能脱离宋初的建国背景。赵宋统治者总结国家长期分裂的经验教训,为了重建社会秩序,确立了“以儒立国”的国策。在这种政策环境下,以张载等人为代表的北宋理学家的最大关怀,是为儒家所追求的理想秩序奠定永恒的精神基础,而不是认识“自然界的规律”。
总之,“四为句”涉及社会和民众的精神价值、生活意义、学统传承、政治理想等内容。我们可以把张载的“四为句”翻译成现代汉语:为社会重建精神价值,为民众确立生命意义,为前圣继承已绝之学统,为万世开拓太平之基业。(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有趣的评论


手把青秧插稻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天地之心讲道,生民讲个现实,往圣讲个历史,万世讲个未来。过去、现在、未来本不可得,但有天地之心。强以不可得而讲可得,岂以菩萨胸怀乎?
天地立心就是在荒郊野岭修了房子,生民立命就是给房子里的人生存的办法,继绝学是说房子里以前生活的干部总结的经验和精神要流传下去,开太平是说要让以后生活在这房子里的人一直生活得很舒坦。
为天地立心,首先我们要有心怀天下苍生的胸怀,而这种胸怀首先是要不断的修行、完善自己的道德、人格而得来;有了这种胸怀的人,自然也就有远大的抱负,立志于为天下生民请命,为圣贤教育得到发展和继承而用尽全身力气继毕生所学也在所不惜,终其目的是万世太平。《菜根谭》曰“士君子大夫,幸列头角,复遇温饱,不思立好言行好事,虽在世百年恰似未生一日”希望 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身怀绝学的各种知识分子,都能心怀天下,以毫无保留作教育,让中华传统文化、现代科学知识等得到发展和传承
用今天的观点对照就是:建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改善民生,发展科学,实现民族复兴。
今天顿悟,为天地立心的重点应该是在立上吧。世间这么多可行的路径,我们选择了儒家,然后发展儒家,内化儒家。这整个过程就是一个伟大的知行之路。
要以变化的视角看待世界,后来的问题不代表开始的思想主张有问题,同一个起点,人的做法不同,最终结果也会大相迳庭,更何况,任何社会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诉求,这就要看一些不符合常理道德的利益是不是能够被控制在主流价值观和法律约束中不能滋长。

转载请注明:涛哥笔记 » 陕师大哲学系教授简释北宋张载”四为句”

喜欢 (1)